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APH/灣中心】灣之追憶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APH/灣中心】灣之追憶

事前聲明;
以下內容全為二次元延生物,
與三次元全無關係。

==========================



很久很久以前,
有個小女孩不斷的眺望著大海的另一端,

無數個星月替換,
無數的家人誕生,

但是與自己相同的存在依然不存在。

漸漸的無數日夜交接著,
跟她相同的存在從大海的另一端出現,
那個人只是摸了摸小女孩的頭,微笑的說了聲『福爾摩沙』。

在小女孩想跟那個人交談前,
那個人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福爾摩沙是甚麼呢?
是自己的名字嗎?

從此家人們以此名稱呼我,
以我為傲......
但是我依然還是一個人。

在後來因為聽說了我的名字,
從海的另一端來了另一個相同的存在,
他帶來了一群據說是名為海盜的夢想家們。

『咦?這就是福爾摩沙?』
『這種沒半點知識未開發的小不點,哪配的上福爾摩沙之名呢?』

那個沒禮貌的粗眉毛男,
連踏上土地的行為也沒有,
在遠處說了這些話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從此以後,
家人們只要有外來的人都很反感的趕了出去。

雖然被家人們呵護的感覺很不錯,
但是與家人們之間那名為時間的隔閡依然存在著,
我依舊是一個孤單的存在。

在粗眉男走了後,
大量的外地人不請自來,讓家人們心情很煩躁。

就在這種時期,
同時出現了兩個跟我相同的存在,
一個是繃緊著一張臉沒甚麼笑容的高壯男人,
另一個則總是掛著笑臉看起來很爽朗的溫文男人。

他們兩人都在我家蓋起了房子,
對我也很好給了我許多從未見過的食物,
還帶來了他們家鄉才有的花花草草種在我家。

『吃的飽……才有力氣快快長大。』總是繃緊著臉的男人在說這話時,臉難得的放鬆露出了柔和自然的笑容。

我跟他說那樣子很好看時,他臉上表露出了錯愕,
後來又再度繃緊了臉露出了一臉為難的表情,我說錯了些甚麼了嗎?

『女孩子就是要有花草陪襯才能長得嬌豔嘛!』溫文的男子在說完後照慣例的拿出每次見面都一定會給的番茄,摸了摸我的頭。

因為想向男子表達感謝,
所以我就用向男子的家人所教的方法來表達,
但是他的臉卻不知道為什麼紅通通的,是太熱中暑了嗎?

他們倆人來我家住的期間,
寂寞甚麼的好像從來沒有過,真的好開心。

但是某一天他們兩人吵了起來,
最後其中一人離開了這裡沒有再來過了。

剩下的那男人也在某天,
跟據說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的家人吵了一架後也離開了這裡,
我又再度被丟下成了孤單的一人。

但是過沒多久,那個跟男人吵架的人,
帶來了一個據說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

雖然我對於這點表示疑惑,
因為我從出生就跟家人們不同一直都是一人的存在啊……

剛一見到那男人我就瞭解了一件事情,
那個男人是個跟我同樣的存在。

他剛見到我就是板著一張臉,
問了我叫甚麼?
我跟他說外面來的人都叫我福爾摩沙。

『外面那些人跟你沒關係,所以那名字你不能再用了。』男人皺了皺眉,彷彿命令式的說著。

那麼從今以後我又該叫甚麼呢?

『你大概有我那的一台地的大小吧,既然如此……』男子若有似無的想著,不知不覺他終於蹲了下來與我的視線持平。『咦?你是女孩子嗎?』

我不禁點了點頭,有那麼難看出來嗎?
之前那兩位都不用問就知道了啊,
這讓我對於這位未來的同居人感到不安。

『既然是這樣那就叫台灣吧!』那男子沒有察覺到我的不安自顧自的說著,說完後就像解開了甚麼難題般感到開心,看到我沒甚麼反映後終於又補充道『灣的意思是港灣,讓船隻停泊讓人安心歇息的地方。』

不知從何時從哪個人那聽過,名字代表著期許與盼望。

雖然對眼前的人來說我大概只有他家一台地的大小,
但是他既然期望我成為那樣子的存在,
那麼我想我會努力去做到的。

所以我向那男子點了點頭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那男子有些愣住後隨即便反應過來,
露出了他來之後的第一個微笑將我抱了起來。

『走吧!回到我們的家去阿嚕!』

抱著我的他,
我握在他手上的手,依然被緊緊的握著沒有放開……

以前的我是孤單的一個人,
但是我現在跟著這個人在一起,有了名為『家人』的連結。

應該不會再孤單了吧……?


==分隔線==

闔上了眼前的日記,
這是自己還很小的時候的某天,
某個人給自己的本子。

但是很諷刺的事情是這本日記卻完全忘記提到那個人,
看樣子小時候的自己意外的很殘酷嘛……

難怪後來那傢伙看到自己總是一臉很哀怨……

看樣子這本日記還是收起來好了,
不管被誰發現好像都不太妙呢……

台灣揉了揉太陽穴,
正思考著該收藏在哪比較不易被發現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灣小姐,請問您已經準備好出門了嗎?」

啊、啊!
真是說人人到啊……

還是先出門好了,
回來在想怎麼收比較好吧!

思及此台灣拿起了包包轉身打開了房門離開。

「抱歉、久等了,可以走了。」


今天的風特別舒服,
從窗口透著陽光吹了進來。

風將桌上的日記翻了開來,
一頁一頁的,最後翻到了某一頁的地方。

一張信紙從桌上掉了出來,往門縫外鑽了出去。


『給大哥哥,
   雖然粗眉毛很討厭,但是跟他一起來的你一點也不討厭!
   雖然你跟我說這句話不能亂說,
   不過我還是想說你真是最棒的男人!

   給沙沙帶來很多歡笑跟歡樂,讓沙沙學了很多。

   你送我的日記我決定不把你我之間的相遇寫進去,
   因為日記是孤單時的我才會寫的,
   沙沙跟大哥哥在一起時一點都不孤單!

   大哥哥何時還會再來呢?
   你說下次在來的時候會讓沙沙當你的新娘,不可以忘記喔!

   雖然沙沙不知道新娘是甚麼,
   不過聽大哥哥說那是一種很美好的關係。

   不會讓沙沙傷心,
   不會讓沙沙寂寞,
   不會讓沙沙痛苦,
   會讓沙沙天天開心,
   會讓沙沙天天有笑容。

   雖然要學做菜有點麻煩,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後要叫大哥哥阿拿打,
   但是基於以上大哥哥對於當大哥哥新娘所給我的承諾,
   沙沙會好好學習當個好新娘的。

   因為沙沙最喜歡大哥哥了!

                                          給我最喜歡的     大哥哥
                                           只屬於你的福爾摩沙留』

這是一封很久很久以前,
孤單的小女孩與一位偶然跟粗眉毛做伴經過小女孩家的大哥哥,
兩人相遇相知後所做的承諾。

小女孩為了不忘記所以寫了信,
大哥哥則永記於心不敢忘記。

但是經過時間的風化,
兩人是否還記得當初的心情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封鑽出門縫的信,
距離被小女孩那喜歡不請自來的兄長發現,
然後衍生出許多追殺大哥哥這名當事人的事端。

以及這封被小女孩遺忘的信再度回到小女孩手中,
讓曾經小女孩當場羞紅雙臉的事件發生,
我想這段時間並不短,

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theme : APH相關&同人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同人 意呆利 APH 黑塔利亞 台灣 福爾摩沙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