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ZEEP】日常—料理教室的遭遇(楊子楓、青墨涵、柳水月)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ZEEP】日常—料理教室的遭遇(楊子楓、青墨涵、柳水月)

【逃離喪屍Zombie Escape】官方企劃網址
逃離喪屍的TAG為【ZEEP】,取自Zombie Escape。

以下就是我的人物的日常記錄。

人物詳情請見人物設定

原文網址:
位置

【以下內容:由於是三人合力接文,所以嚴禁轉載。】



ZEEP日常—料理教室的遭遇(楊子楓、青墨涵、柳水月)


午休時間,烹飪教室開放,
墨涵剛好幫完老師的忙而路過教室外的走廊,看到裡面有個正在努力的研究食譜的身影。

雖然對方綁著粉紅色圍裙,但墨涵還是一眼看出裡面那個人是男生,
黑框眼鏡後的眼睛閃著專注熱忱的光芒,讓墨涵在心裡加了十分。

看對方娃娃臉,但又穿高中制服,應該是同年級的吧?
要走到轉角時又瞥了一眼,些微驚訝得停下腳步,赫然發現那人的鍋子中有著黑色冒泡又黏稠的不明液體。


『......這個人,真的是廚師巫師嗎?』

墨涵驚覺十分不妙,如果這人不是專業的巫師廚師,那學校不就要被炸了嗎?
她趕緊轉開門把,敲敲門示意有人進來了。

「……請問你在做什麼。」因為是不認識的人,墨涵維持冷靜,有點小心翼翼的問道。


從剛剛就知道有人從窗外看著自己的楊子楓停下手上準備將洗碗精倒到碗裡的動作,平淡的看著對方。

「看就知道了,我在做食物。」
向來對科學和料理以外的東西不感興趣的子楓沒有多搭裡對方,用十個字打發後便又開始研究起了食譜。


墨涵感到有點詭異,提醒道:「......不好意思?那不是沙拉油,那是沙拉脫。」

......對方拿的那本真的是食譜嗎?

不是什麼毒藥製作吧?
有點擔心的湊想過去看看,眼神一直打量著這位同學。


「我知道是沙拉脫。」態度依舊冷淡,持續手上的動作。
「還有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被視線扎到受不了的楊子楓放下手上的東西,將手臂環在胸前,憑藉著身高優勢俯視著那名不認識的女同學。


被俯視有點不高興,但還是仰起臉不畏懼的看向對方。

「請問你有吃過沙拉脫嗎?還是你在洗鍋子?」正常來說洗鍋子不會放到瓦斯爐上煮吧?

對對方的藐視的態度感到不滿的問:「烹飪教室可以在午休用的基本上只有高職餐飲科的同學,請問你是哪一班的?」講完似乎感到不妥,皺著眉頭補充:「我是應用外語科,一年級的青墨涵。」

「......我朋友跟我說不可以吃自己做的食物,所以我沒吃過。」淡淡的說,接著再度把食譜拿起來。
「餐飲二年級,楊子楓。」對方都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楊子楓想了想,也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所以,學妹,你要打擾我料理到什麼時候?」敲了敲鍋子,表示自己的不滿。


......楊子楓?那個把差點把老師毒死的學長?

挑眉,有點驚訝對方是學長,但她完全也不想對他尊敬。

「你朋友的判斷很正確,那不是料理。」直接斷言,「雖然這是在浪費食材,但應該要把那鍋東西倒掉,它發出......一股香皂混阿摩尼亞的氣味。」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敲鍋子的輕脆聲響讓她神經有點緊繃「學長可以繼續,但請讓我在旁邊監視,確保學長不會把學校夷為平地,又把這鍋詭異的東西拿去毒害別人。」


看對方的樣子好像認識自己,楊子楓也沒有多大的意外。想當年剛進餐飲科時老師說想試試大家的手藝,他不過是把所有的食材混在一起煮,接著就傳出了新生肖想毒死老師的八卦........真搞不懂現在學生在想什麼。

「說是浪費食材,只有你這麼覺得。我想做什麼是我的權利吧?監視我是不怎麼介意,請便。」淡淡的說完後,開始攪拌鍋內的食材。


默默的盯(瞪?)著學長的舉動,看學長真的把洗手用香皂丟進去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猶豫的問道:「......學長,那個好吃嗎?」

青墨涵記得她哥哥熬湯的時候有丟過咖哩塊,可是沒有丟過粉紅色剛拆包裝的香皂。

「我不知道。」將碰過肥皂而變的油油的手在圍裙上隨便抹了下。歪著頭想了想,又補了句,「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可以吃吃看我不介意。」

「......不,謝謝。」學長腦袋有問題,到底是為什麼會上餐飲科的呢。「學長,該不會是走後門的吧?」

對餐飲如此執著但又沒天分有點可憐,有點同情,只是學長的態度讓墨涵只把對他的評價修改成一般,然後再下面一點點。


「啪」的一聲,楊子楓看著被自己無意識折斷的湯勺。「.......並沒有走後門。」

『對方是學妹、對方是學妹、對方是學妹、對方是學妹……冷靜、冷靜、冷靜、冷靜。』子楓感覺自己冷靜了差不多之後回答「只不過當初報考的時候寫錯科目不行嗎。」

看著那隻可憐的湯匙,稍為激動過後已風平浪靜:「學長,破壞公物。」
填錯科目......這好像也情有可源,每個人總有不小心的時候嘛,只是他到底是怎麼通過段考收驗成果的?

「那本來想填哪一科呢?好奇一下。學長應該對那個科目很拿手吧?」老師說,關了一扇門,上帝必會為你開一扇窗。

「之後再用膠帶黏起來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好了。」冷靜的樣子感覺起來就是累犯。
「我本來想填電子電機系。」沒有特別說明拿不拿手,只是簡單的回答了問題。

感覺到子楓學長明顯逃避問題,便很貼心的不問下去了,努力在腦袋中搜尋關於這位學長的資料。

好像,有看過?幫其他老書在電腦輸入成績時,那個……嗯?
墨涵只想起那很……微妙的分數,因為當時衝擊力太大所以現在還勉強記得,二年級的科目該不會真的很難吧?
於是對分數要求嚴格的墨涵沉默了。


「咦、子楓你……也來練習?」柳水月從另一邊的門推開走了進來時看到正在做料理實驗的子楓時,雖然已經見怪不怪的了,但他的口氣依然有帶來一絲的驚慌。

試圖轉移視線不去看子楓那鍋疑似是料理(?)的大鍋時,他住意到了另一端的學妹。「你好,我是跟他同班餐飲科的柳水月,請問學妹你來烹飪教室有甚麼事情嗎?」不會是再度來傳達設備組老師的怒吼吧……?


注意到有人進來,墨涵的視線放到來人身上,馬上就被對方的長髮吸引住了,但對方穿的是男生制服,性別應該是男性,男生留長髮很少見呢。

「學長午安,我是應用外語科,一年級的青墨涵。」
問她正在做什麼,難道對方不覺得這郭東西很奇怪嗎?這學長看起來像是正常人,跟子楓學長同一班的應該都不是煮這種奇怪的湯的吧?「請問學長也是做這這種料、料理的嗎?」如果是的話,那她決定要向學校高層提議請退負責該班的導師。

「嗯……子楓的狀況,比較……特別?至少我不知道子楓這一鍋要用甚麼方式煮出來……」水月不禁感到有點錯愕,為什麼這位學妹會覺得他做的出那一鍋來呢……?還是他認為其實他們班不是餐飲科專門,而是化學科專門?

「如果不信的話,我可以現場做給你看……就從最簡單的濃湯開始做起吧!」於是水月從櫃子狸拿出蔬菜,再從包包裡拿出他自己專用的菜刀,開始快速流利的切起……


「特殊?」有點疑惑。
跟著學長到旁邊的流理臺,視線馬上就被那熟練俐落的手法吸引,感到佩服,這感覺才像是餐飲科的學生。擔心的眼神還是頻頻向楊子楓學長那邊望去。
「柳水月學長,請問不先處理一下楊子楓學長的料理嗎?那鍋東西好像快要爆炸了……」兩鍋東西看起來都像濃湯,但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


「嗯……不用擔心,如果會爆炸的話,我們班的人早就沒半個活人了,子楓做料理科學方面的拿捏度還是很不錯的……」水月完全沒發現剛剛自己已經很沒有禮貌的,將那鍋不知是甚麼的東西已經直接被自動將他列成子楓的化學實驗成果了。

不過看著學妹一臉擔心的樣子,水月還是決定小小聲的在學妹旁邊補充到「十分鐘後等我這鍋湯煮好,如果子楓還沒停下來我就會去阻止」


除了哥哥以外,好像很久沒有其他近齡男生跟她好好說話了,墨涵直接在心裡給學長加了二十分,目前總分八十。
近距離的悄悄話對墨涵來說有點不自然,但也不討厭。

突然想到自己為什麼會對那長髮感到有點熟悉,以前好像頻繁在宿舍外捕捉到從男生宿舍窗戶爬出來的人影,背影和側面有點像眼前的這個人......
於是墨涵又沉默了。

「嗯、學妹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沾到東西?」水月摸摸自己的臉,做個濃湯而已應該不至於出現食材跑到臉上這種小失誤吧?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學妹盯著自己看的視線,好像在哪看過還是感覺過……

「……學長臉上很乾淨。」
覺得問這種問題好像不太好,但又有點想知道,只能轉個彎問話:「學長廚藝那麼好,在家裡常常練習嗎?」
希望她不是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現象了,這件事她都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除了哥哥以外。

「謝謝你……我平常都有在練習啊,因為我想開一間不管誰人都能感受到溫暖的餐廳喔。」一提到廚藝就想起了他的夢想,不由自主的就開心的笑了出來。

「那先預祝學長夢想成功了。」被對方露出的笑顏感染,墨涵有點羨慕對方,像她就沒什麼夢想呢,只是希望能和人好好相處,但問題好像就是她的個性。
想了想,假裝幽幽地嘆了口氣:「聽說男生宿舍傳出食物的香氣,學校正在請校友查。學長知道些什麼嗎?」利用模範生的優勢,也常常幫老師們的忙,所以總是能拿到第一手情報。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專注聽兩人講話的子楓抬起頭來。
「什麼食物香氣?」怎麼他在學校打地鋪這麼久都沒聞到過?

「.......學長鼻子還好嗎?」這該不會是做毒藥的主因吧?

「我的鼻子還好,謝謝妳的關心。」雖然嘴巴上說謝謝但一點也沒有道謝的感覺。


「阿、哈哈……謝謝學妹的情報,我會注意的。其實偷偷告訴你那是我在宿舍裡偷偷練習啦,雖然大部分是被室友們纏著煮……」說道一半自己停了一下「好了、煮好了!子楓也把火給關了,跟學妹來一起喝吧!」說著便從櫥櫃裡拿出了碗盤來盛裝……


「.......」默默把火關掉,意外的順從。「這是什麼?」指著柳水月鍋子裡的湯品。

「意式奶油濃湯喔……」一邊說著一邊將盛裝好的碗盤放到了兩人面前。「趁熱喝、小心燙!」

「有教過嗎?」怎麼沒印象在實習課時煮過同樣的東西。喝了一口發現真的很好喝於是不動聲色的再喝了一口。

「一年級上學期……西式烹調課有上到……」無奈的看著子楓看他一口一口的慢慢喝著,下意識的就像在摸自家弟弟一樣摸了摸頭。

「......?」順從的讓對方摸著頭,大概只有在吃東西的時候會特別乖巧的楊子楓努力回想著一年級上學期的課程。
都教了些什麼來著?


「謝謝學長。」接過碗盤,維持著吃飯時不說話的原則,一口接一口的默默喝著。

「不會,只要我有在練習的時間,都歡迎學妹你來用餐。」說出口之後水月不禁有點擔心,對方會不會誤以為自己再賄絡他保密,但是既然說了出口他就沒有把話收回去的打算。

「......烹飪教室只開放給餐飲科的學生。」柳水月學長讓她想到了自家哥哥,如果可以的話也想來,但身為一年二班的班長必須以身作則,她這樣嚴格要求自己。......有點難過,真的很捨不得。

想到了剛才想問的問題,脫口而出:「那柳水月學長爬宿舍窗戶是為了尋找食材的嗎?」
糟糕!不小心說太快就說出來了,希望不會被認為是無理取鬧的人。

「……果然我之前覺得有人在看原來是學妹你嗎……?不是在找食材……其實我晚上出去是出去鍛鍊身體……」水月溫柔的笑著解釋了一下,不過他倒是沒想到之前每晚跑出去時,從宿舍外感覺到的視線是這位學妹,難怪有種熟悉感……「那就如果我練習煮的太多的話,送到學妹班上或宿舍去給妳吧?」

因為學校在山邊,所以他確實也曾有動過『外出找食材』這念頭,
但是要是真的跑出去尋找食材要是被那位老師知道就糟了,所以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改成夜間的武術訓練。


有點驚嚇到,對柳水月學長的好感度直衝九十分。


「我......這樣好像不太好,不會麻煩到學長嗎......?」內心紀律的天平與柳水月學長的天使(?)交戰中,露出了些微掙扎的表情,但明顯看得出來她很想要。

「水月,我也要。」看到隔壁氣氛那麼好(?),楊子楓不甘心的出了聲。「麻煩半夜送到宿舍來,雖然我不知道會睡在哪一間。」


「不會啊?如果我自己吃下下那麼多的話會肥的,當然是分給想吃的人啊……所以那我就直接送到學妹的宿舍去囉?當然……不用擔心宿舍的規矩,我會先請管理人答應再拿進去的。」說完回頭看向子楓「我不知道哪一間的話要怎麼找?你直接來我房間拿如何?就算當下找我時我不在,我室友也會轉交給你喔!」


聽到楊子楓學長的話,挑眉。
「......我以為楊子楓學長有向學校申請住宿?什麼叫做不知道睡哪一間?」以為兩位學長感情那麼好是同班也是室友的關係,剛剛還想學長們明明住在同一間,懷疑他鼻子沒救了真是抱歉(X)

「.......宿舍麻煩。」不知道跟誰同寢這點真是有夠麻煩的,反正他家離這邊很近不必住宿舍也沒問題。
不知道該不該把自己偷渡進宿舍這件事告訴學妹,楊子楓求救似的看著柳水月。

「嗯、這其實是子楓的口誤……子楓他有時候會來宿舍玩,有時會玩過頭就這樣睡著,所以偶爾會讓子楓睡在空的宿舍房裡……」實際上他知道不愛跟人打交道的子楓哪可能會有玩過頭這種事情發生,但是子楓都已經開始求救了,就這樣讓他給學妹罵好像不太好。

「......那就謝謝學長了。」有點不自在的再一次道謝,彆扭的微微垂下頭。

『學長人好好喔、學長人好好喔、學長人好好喔、學長人好好喔。』九十五分確定蓋章。

「玩過頭啊......學校是拿來讀書的地方喔,子楓學長。」點點頭,若有似無的指出明顯的大漏洞,還是想再刺一下子楓學長,誰叫他敢仗著身高瞧不起她。完全看懂了兩位學長之間的眉目傳情(?),但因為柳水月學長明顯袒護也就不好意思追問了。


「我知道是讀書的地方,墨涵學妹,別忘了你眼前的人是學長。」對於對方的語氣有點不滿。


「你們兩個……食不言,這句話應該有聽過吧……」水月臉色有些陰沉的笑著。「要說話等喝完再說喔……」

「........」見到柳水月似乎不善的表情,楊子楓立馬住嘴,乖乖喝起自己的湯。

「我有叫學長嘛……」嘟囔了一句,收起空無一物碗盤,順便看看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東西,然後看到了那黑色大鍋。墨涵忍住了直接把它倒掉的衝動,僵硬的問:「學長……要怎麼處理那個?」指指大鍋。


「……子楓……不能倒到水槽喔,送給化學室的老師吧……他跟我說過想要一些子楓做的料理。」絕口不提對方是想用來實驗,要是到水槽萬一水管腐蝕就糟糕了……


化學老師要吃……?墨涵震驚,隨即理解了可以拿去做實驗,必竟化學老師看起來就沒有那鐵胃或異於常人的嗜好。

想到楊子楓學長如此受化學老師青睞,又想到學長那殘酷的成績,忍不住嘆氣:「……高二的化學一定很難。」

「呵呵……不用擔心,到時後有不會的可以來問我們,當個臨時小老師沒有問題喔!這麼說起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過呢……我是餐飲科二年一班的柳水月,住307號房。」

「我住304號房。」想到有好吃的就馬上報出來,學校的食物很少有熱食,一年也全把學校的食物吃過了,想要吃學長的料理……!自己似乎太激動了、想了想,提醒道:「學長不要再爬窗戶了,很危險。」

「這樣啊……那麼我請女宿舍管理的那位大姐代為轉交吧!」其實在水月口中那位大姐已經都到了大嬸的年紀了,不過對於女性的禮貌他還是依然叫對方大姐。


「.......我可以幫忙轉交。」剛剛一直默不作聲的楊子楓提出了意見。「反正都潛入那麼多次宿舍了。」他相信女生宿舍要潛進去也沒什麼難度。

「這樣對宿舍的女孩子們來說有些太失禮了,而且要是子楓你不小心被發現的話,不管是對學妹還是你都會有不太好的影響。」

「現在倒是沒有被發現過。」水月對於自己專業(?)的詆毀(?)讓子楓不滿的出聲,不過也沒有再繼續堅持下去。

「一次沒發現不代表一輩子都不會被發現啊……而且萬一你不小心撿到女性的貼身衣物之類的,到時候你要怎麼辦啊?」他父親還特別要他小心決不要碰到半件別的女性的衣物,還堅持他會因為這樣而被倒貼走,老爸也太誇張了些。

「一一」想著自己撿到女性貼身衣物的畫面,楊子楓臉色慘白。
「一一果然還是男生比較好。」然後得出了結論。


「男生比較好?學長想撿男生的貼身衣物?」誤會了楊子楓學長的話的墨涵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學長。

「.............」體認解釋沒用的楊子楓默默給了學妹一個中指當作回答。(X)

看到中指,墨涵勃然大怒,伸出手把那根沒品的東西往後用力一折。

「嚇——!」從中指關節發出來的哀號讓楊子楓撞到了身後的、裝著黑暗料理的鍋子。


「咦、等等!」看到灑出來的危險,水月走了過去扶好鍋子,只見鍋子裡的黑色液體灑了一些到自己的衣服上,發出了腐蝕衣物的聲音。

「哇——」沒有選擇的水月只好快速的將自己的襯衫上衣給脫了下來,頓時水月露出了雪白的上半身出來。


沒有多理會旁邊同班同學的脫衣舉動,楊子楓第一件事是一一拿起放在教室角落的滅火器。
「根據我的經驗,倒到地上的食物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機率到最後會起火。」做了不必要的解釋。

青墨涵驚慌了一下,自己似乎太過分了,「唔……楊子楓學長……」但還是拉不下臉道歉。那鍋東西果然很厲害很恐怖殺傷力很強,柳水月學長脫衣服墨涵立刻轉過身不看,但還是瞄到了一眼,柳水月學長的皮膚好白好嫉妒……


不管楊子楓學長說的是不是真的,墨涵立刻判斷要閃遠點,以免學長想拿滅火器噴她。

「阿、阿……我的制服上衣就這樣泡湯了,所以才要子楓自己負責處理的……」水月有些不忍心的看著自己那件還在腐蝕中的上衣,直到子楓用滅火器處理過。


「今天沒社團活動,沒有社服可以替換,我乾脆就這樣光著上半身回去好了……反正跟訓育組長說一聲他應該可以理解……」水月完全沒想過自己這樣會學校同學帶來甚麼樣的影響……


「絕對不行!」墨涵立刻找起放在烹飪教室的圍裙。

「我倒是沒意見。」已經迅速處理好那鍋食物,一看就知道一定有打翻過好幾次經驗的楊子楓把滅火器放回了原處。

「唔……不知道放在在哪裡……」墨涵困擾。
「妳在找什麼?」宿舍鑰匙?

「圍裙,柳水月學長那樣子一定會引起暴動的。」頭也不回的說,她今天難得想在這麼熱的天氣穿外套訓練定力,但她的外套對一個男人來說實在是太小了,不然就能幫上忙了。

「........要說圍裙的話,我身上不是就有一件嗎。」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脫下。
「只有一件,怎麼遮?」淡定回問,拉開抽屜,看到桌巾……這個可以借吧?

「........」有點想回對方裸體圍裙是男人的浪漫(X)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我這樣沒甚麼關係吧?畢竟我又不是女生……說爆動有點太誇張了些……」

「嗯……就是因為男女通吃所以更要遮,學長的事情我多多少少還是聽說過的。」墨涵把桌布攤開,擋住眼前的視線,利用從布料縫隙中的模糊的光辨別方向,線慢慢移動到柳水月學長面前,「請披上。」

「男、男女通吃……我又不是冉老師……」不過想起自己的被告白史……他說話的聲音就越來越小……「不過要我利用桌布啊……希望今天打掃的同學清點時不會發現……」

「我指的是被吃,抱歉沒說清楚。」青墨涵半強迫的替柳水月學長披上桌布,淡淡的開口:「午休結束的下課鐘快響了,請楊子楓學長陪柳水月學長回宿舍吧。剩下的我來處理就好。」雖然自己可能搬不動那鍋黑暗料理,但如果一開始她沒有動手想把楊子楓學長的中指折斷,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這全是她的責任。至於如果有人看到了不是餐飲科的她怎麼會在這裡,到時侯再想想要怎麼辦吧。


聽到『被吃』一詞水月的臉有些抽蓄了起來。


『為甚麼大家總說些我無法理解的詞啊!還有為什麼我會被吃呢?』


但是看到一個女生,打算自己負則那些東西趕到不妥於是提議「可是那鍋有點重耶……畢竟看起來加了很多東西……不如我先幫忙搬到理化教室之後,再回到宿舍去?」要是讓學妹被人指責也不太好......


無法理解為何柳水月學長的表情有點難看,是男生的自尊心的關係嗎?


「好的,謝謝學長。」暗自鬆了一口氣,開始動手洗碗盤,然後把餐具廚具擦乾。

「我搬就好了。水月你和墨涵學妹先回去。」看著自己煮的那鍋,評估一下重量後應該還算抬得起來。「你們一個上半身裸露、一個不是餐飲科哪個被抓到都很危險。」

自己的品行行為在老師眼中都很優秀……下意識想這麼反駁楊子楓學長,但一想到大多數人對自己的敵意,努努嘴就不說話了。

「我剛剛有匹桌布了……而且我還是不懂會有甚麼危險啊?明明都是男的,我有的大家應該也都有不是嗎?」柳水月真的疑惑了,為什麼他們一直覺得這樣很危險啊?有問題的是心術不正的那些人,但是現在被管束著的為何卻是自己……

「……」墨涵嘆了口氣,「柳水月學長,假如說有個人很喜歡吃甜食,他發誓要減重可是還是會忍不住偷吃,別人問起,他反而會責怪是甜食引誘他,而不是自己控制力不夠。這樣說學長能夠明白嗎?」

「明明大家都是男的?如果遇到像冉老師那種人怎麼辦?」青墨涵冷哼了一聲。

「就像雖然自己有蛋糕,但還是覺得比較好吃就吃了那樣嗎?」有點拐彎抹角的方式讓他有些混亂的猜測回答著「冉老師的話,可以直接找萊爾老師處理……其他人的話多解釋……應該就會聽了吧?」老實說他心裡還真沒底……

「不是的……就拿那個該死的變態來說,他會說是那女人勾引他而不是自己有錯。」

「……總之就是我有點像安眠藥一樣,明明知道吃了我會有事硬是要吃,卻在吃了我之後說是我的藥效害的?」他想他大概能理解一些了,但還是不太能釋懷就是了。


墨涵覺得自己的價值觀跟學長是兩條平行線,學長理解得好像沒有錯誤,但又不是她那個意思。

「也就是說,學長你是放在螞蟻堆中的糖果,螞蟻只會蜂擁而來,並不會懂那只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深深吸了一口氣:「學長的性別雖然為男性,但有些人不會管那些,或者是同性戀--雖然我對同性戀沒有異議,但學長好像不接受與同性交往--要是學長不小心出了什麼事,他可能只會責怪說是學長對他的吸引力太大,而不是他故意犯錯。」

「危險依然存在,學長對半裸雖然並不介意,但會惹人注目,學長必須快回宿舍才行。」
柳水月學長不懂的話,楊子楓學長是否聽得懂?她有點疑惑是不是自己的舉例太難懂了。
「要約束別人就得先看看自己是不是沒有問題。」


下課鐘響。

「嗯……我大概懂了,但是我有一件事要更正,如果真的喜歡上的話,我並不會因為性別相同而排斥,只是不喜歡他們在不懂我的本職的情況下,卻一直說要擁有我……因為我並不是物品呢……」柳水月幽幽的說著,雖然是不完全的理解,但是那些人有企圖心,不會管自己願不願意卻是可以肯定的……

「......對不起,我以為學長說自己不是像冉老師一樣男女通吃,是指只會愛上女生。」先入為主的墨涵感到很抱歉,因為聽說柳水月學長只要提到被男生告白臉色就不善,所以才判斷只喜歡異性。
「學長,快回宿舍吧,下課了人就會開始變多的。」

看向楊子楓學長默不吭聲的試著抬動黑暗料理,用虎視眈眈的關心的眼神問道:「楊子楓學長,需要學妹把你的手指凹回來嗎?」

「不需要。」誰會給你在凹一次我的手啊!

「那倒是沒關係啦……我只是覺得那些人他們實在很煩才會擺出很反感的樣子……其實從我小時候男女性別界線還很模糊的時候,我初戀的對象還是個男的呢……阿、不過這可要保密!被那群人知道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的……不過鐘打起確實有些麻煩呢……」直接走過去輕鬆的將那鍋神秘物體抬起……「既然你們不要我幫你們繞路拿到理化教室,那讓我幫妳們兩人拿到樓下去之後,你們兩人在一起拿總可以了吧?」

「小時候男女性別意識本來就比較模糊,請放心,學妹會保密的。但柳水月學長要一個人嗎......」會被偷襲吧。
「我沒問題。」覺得彼此可能會互相想把不明液體潑向對方,畢竟她折了楊子楓學長的手指,好像又惹上了一個人......要道歉嗎?可是誰叫他先比中指,她那又不算挑釁......大概吧。糾結。


「我沒意見。」楊子楓聽著兩人的對話順便用手機刷了一下臉書,判定沒什麼後就關掉了網頁。
他剛剛沒有聽到水月的性向甚麼的,絕對沒有聽到。

『為什麼要讓我剛好知道啦——!』子楓的少年心不禁複雜了起來。


「如果擔心偷襲的人的話,就請相信我的實力吧!保證會教對方禮儀、禮貌這兩個詞的用法喔!」水月燦爛的笑了起來,背後好像冒出了甚麼黑色的物質。

青墨涵她哥也會這樣笑一笑就露出殺氣準備去拆人了,基本上她已經習慣。這種時候只要安撫或轉移注意力就好,只是她不清楚要怎麼撫平學長的情緒,看向楊子楓學長。


感受到學妹的視線,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看懂了學妹的意思,上去拍了拍水月的肩膀。
「水月、水月。下次再做點東西給我吃。」很拙劣的轉移話題←

「嗯、可以啊?子楓你想吃哪一類的?甜點、茶點、冰品、飲調?正餐、港式飲茶?」
但是水月偏偏是因為這樣而上當的類型,而且子楓拜託自己的樣子像小動物一樣可愛,再加上說到的又是料理柳水月的興致馬上就來了……「學妹有想吃的類型嗎?」

『全部都行——!』內心發出哀嚎,什麼東西她怎麼好像是都沒吃過一樣想吃?
盡量控制面部表情,小小聲的說:「沒什麼特別偏好,不挑食的(X)。」


「我要甜食。學妹跟我一樣。如果水月你想的話可以直接做個滿漢全席,附贈前菜湯品飲料給她。」果斷點了菜(?)

「滿漢全席要幾十人的場合煮才適合吧?甜點平常都有在做所以OK,學妹是女孩子美容類的湯品跟飲品會比較適合吧……」思考起菜單的水月完全忘記,剛剛可能會做出的暴力行動來。


「謝謝學長,學長方便就好。」微微一笑,別人關心她的這件事情還真少見。

「嗯、那我就回宿舍再來想吧……」柳水月提著鍋子走到了教室外面,他不禁覺得能在這時候來到這裏認識這學妹其實還挺不錯的……

不過要解決子楓的黑暗料理,還是很令人頭痛的……

『今天的損失應該算小了吧……』

湯勺、鍋子、不知為何消失的沙拉脫跟肥皂等跟做料理無關的東西,
搶救地板的滅火器,最後是自己的襯衫上衣……

『幸好我有準備很多件替換用的制服……』雖然他不懂自己的衣服為什麼總在社團活動或是體育課時失蹤。

青墨涵轉開門把,關掉烹飪教室的燈,等到楊子楓學長換下圍裙,和柳水月學長走出教室時才關上門。

「好了,接下來呢,我要做什麼?」

剛剛一直坐在桌子上的楊子楓跳了下來,在大家一同到達樓下後子楓目送柳水月遠去,然後很淡定的問著在場剩下的那個學妹。


「當然是一同將這個搬到化學老師那裡啊!」墨涵眨眨眼,似乎覺得楊子楓問這種問題很不可思議一樣。

「真是麻煩……」

「這鍋『麻煩』是學長造成的吧?」

於是兩人一吵一鬧的在將這鍋料裡交給了理化老師後就分開了。

墨涵心裡想著今天幫老師忙的收穫還不錯,讓她認識了其他科的學長,人很好、很溫柔就像哥哥那樣,
不過……不包括子楓學長,他讓自己了解了料理的新世界——不、那根本不是料理是毒藥。


===END===

theme : 小說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ZEEP 日常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