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ZEEP】過去—意外的再會(限定對象:嚴實老師)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ZEEP】過去—意外的再會(限定對象:嚴實老師)

【逃離喪屍Zombie Escape】官方企劃網址
逃離喪屍的TAG為【ZEEP】,取自Zombie Escape。

以下就是我的人物的日常記錄。

人物詳情請見人物設定

原文網址:
位置

【以下內容:由於是兩人合力接文,所以嚴近轉載。】



ZEEP】【水月與嚴實限定劇情】意想不到的再度會面。


《時間:柳水月,十二歲。》
《地點:五倫國中入學典禮》


『匡噹——!方噹——!』


在一座綠草碧茵的學校裡,響起了響亮的鐘聲……
此時正是這所五倫學校的開學儀式。


「真是的、水惜也真是愛撒嬌,都已經跟他說過我一定要來宿舍住了……」
「不過也因此到了半夜都還在聊,好睏喔……」


有著一頭烏黑秀髮的孩子,頭上綁著一個水藍色的大緞帶,長的剎是可愛……

不過在當你認為他是個可愛的女孩子時,
往他的身上赫然一看卻可以發現他穿著的竟然是男生制服。


「話說回來,入學典禮的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吧?要去參加嗎?」


柳水月低頭思索了一下,結果還是決定做罷……


『如果在快開始的時間進入的話,會變得很引人注目的……』


昨天晚上因為自己之後就要來這裡就讀住這邊的宿舍,
所以他的的弟弟柳水惜顯得不是很開心……


「為什麼要住宿舍?就讓父親載你到學校去不也可以嗎?」

「水惜……我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了,我住宿舍是因為我不想太引人注意!」


因為之前小學時在學校因為長相的關係太過受歡迎,
導致他所希望的平穩學校生活,因此混亂不已……

所以他瞞著以前學校的人,報考了這所可以直升式的學校。

希望來這所學校可以盡量不那麼惹人注意,
等大家都習慣他的長相覺得一點也不稀奇後,他就可以好好過他的學校生活……


「想了一大堆之後,就開始有想睡的念頭了……」


柳水月看了看附近,挑選了一個看起來比較不引人注目的大樹之後,
他就輕輕鬆鬆的攀爬了上去……


「只睡一下、一下下就好……就當作補眠……呆會……」
「要進教室點名的時間時……再醒過來……」


在樹上挑了個舒服的姿勢之後,柳水月就開始打起了瞌睡,
過了不久之後,他就徹底沉沉睡去進入了夢鄉之中……


過了不一會兒,水月熟睡的大樹附近傳來了聲音……


「哈啊~真是無趣啊......」撥了撥自己的一頭褐色短髮,毫不在意讓他亂翹,在這所學校裡已經待四年的嚴實老師,趁其他老師不注意,逃離了無趣的開學典禮,自故自的打著哈欠往禮堂外不顯眼樹蔭下走去。

站在樹蔭下的嚴實似乎還不知道自己頭頂上正有人睡得熟,摸摸了自己口袋,還想著是否該偷抽根菸。


「呼嚕……呼嚕……嗯、不要走……」

柳水月躺在樹上睡的即不安穩,似是夢到了甚麼不太好的夢境……

「求求你……不要走……留下來……」

邊睡邊說著夢話的水月,絲毫沒察覺到樹蔭底下有人正在附近……

就這樣睡的不安穩的水月,
就像平常在家會做的習慣動作—翻身的一樣翻了個身,就此從樹上掉了下來……

「......嗯?」在大樹下的嚴實似乎聽到了甚麼微小的聲音,難道是有人走過來嗎?四處張望了一下卻也沒看到人,反射性往上看的瞬間竟然有人從天而降,雖然及時反射性去接住對方,卻也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在地。

「唔啊!?......怎麼回事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方才是發生甚麼事情,眼前的學生飄散的一頭黑色長髮,很難不引起注意,女孩子!?不、看上去是男生制服。


落到嚴實老師身上的水月,
略為翻身掙扎了一下之後揉了揉眼睛、眼睛還維持著半開半闔的姿態……

在他的面前好像有甚麼人的樣子,
雖然現在的他無法分辨出,現在這到底是夢境的延續還是現實。

但這些全都不妨礙他將深藏在心裡的話,全盤都脫口而出……


「大哥哥……我沒有忘記喔……跟你的約定……一直……在等你……」


說完就又再度的閉上了雙眼,在嚴實老師的懷中安心入睡。

---!?本來覺得莫名其妙有點生氣的想叫醒對方,卻突然被對方迷糊之中所說的話語而勾起過去的回憶,小時後的自己因為時常板著一張臉而嚇跑其他同學,卻也因此讓自己顯得強悍,尤其是幫助了一位可愛的小妹妹......等等!?水月妹妹?
啊......不會吧,當時好像的確跟對方做了甚麼約定,不過事後也為自己的誤會而感到羞恥,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但是有這麼巧嗎?看了看倒臥在自己身上的男同學,本身長相挺清秀的,配上這一頭長髮更是有幾分相似。

「......水月?」而自己也不自覺得叫出對方名字。

「……嗯、我就是……水月沒錯喔……」水月迷迷糊糊的呢喃,雖然證實了嚴實的此刻的猜想,但是他依然還傻傻無心機的繼續熟睡著。

......看樣子真的是,搔搔頭、此時的心情該說是開心呢?或許也有點五味雜陳吧,實在是不想要思考這麼多複雜的事情啊,輕輕的撥開水月髮絲,想了一下後還是決定故做鎮定,順其自然的讓事情自己發展下去。

「嗯......水月同學,該起床了。」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嚴厲的語氣叫醒睡迷糊的水月。

「嗯、水惜是笨蛋……再讓哥哥多睡一會兒……咦?……同學?」
水月原本以為是自己的老弟,所以才開口抱怨著,不過停頓了一下……


他弟弟現在應該不會在學校裡出現,而且剛剛喊的好像是喊他『同學』?

頓時有些昏沉不醒的大腦快速的運轉了起來,他快速的坐起了身子來。


可是在前方是嚴實老師的情況下,貿然起身的柳水月只有三種下場……
撞到?親到?還是甚麼都沒發生呢……?


『扣咚——!』

「嗚——!」
「好、好痛啊——!」


只見柳水月扶著自己的額頭慘叫了起來,不用說肯定是去撞到頭了。

不過現在最要緊的好像是自己撞到了其他的人,
等待額頭上的疼痛覺得好了一些後,就睜開了他的雙眼……

待水月一睜開了雙眼所看見近在眼前的是一名成年男性,
他應該就是剛剛叫自己同學的那位老師了。

不過看到對方也被自己給撞到,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真的是很對不起,請問你沒事吧?」柳水月不經著急、慌張的向對方道起了歉來。

「嗯哼......」本來只是想說要叫對方起床,沒想到對方快速的坐起身來,在毫無防備之下頭碰頭相撞在一起,讓嚴實也不禁痛得悶哼一聲。

「我沒事,倒是你還真能睡啊。」揉了揉額頭,然後默默的指著下面,告訴水月他現在到底坐在哪裡。

「咦、我剛剛……」

柳水月本來沒想太多的,不過想了一下原本自己是睡在樹頭上的,
而現在這個人那麼靠近自己,然後這裡也不是樹上。

這就表示他不僅從樹上掉了下來,還給這個人添了麻煩……

所以他現在該不會是……坐在這位先生的身上吧?

水月思及此,立刻往旁邊移動了一下,坐到了一旁的地上去……

「真、真的是很抱歉!我昨晚沒睡好所以才……」
「不、不對這不是藉口!真的很抱歉給您造成了麻煩。」

水月說著說著,臉上不經意的浮起了一抹羞紅的粉霧來,
活像遇上猛犬的兔子般,無辜可憐……

「嘛~其實也沒關係啦,摔下來沒事吧?」看到急忙道歉的水月倒也沒有生氣的意思,一副很害怕的樣子更是讓人覺得有趣。

「看你樣子是新生?該不會是因為太緊張才沒睡好吧,而且我記得你現在......應該要去參加開學典禮?」看了看水月現在的制服,剛好又是新生入學典禮時間,如此推測。

「是、是的!我是今天起要加入國中部的一年級新生—柳水月。」緩和過緊張的情緒以後,水月的心裏已經平靜了下來,用著自信朝氣的聲音給予答覆。

「至於緊張倒是不會,只是家人有點捨不得我住宿,所以纏的緊就忘記睡眠的時間了。」提起這一點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手指騷了騷臉頰。

「這麼說來現在開學典禮,應該已經來不及了吧?其實我本來是打算等到教室點名時再回去,因為在全校面前遲到的話會挺引人注目的,我不太希望這樣……」柳水月只要一想到萬一自己國中生涯也跟小學時相同陷入了混亂,他的臉色就顯得有些難看,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以後大概只能考慮在家函授或是自學了……

「不過您應該是位老師對吧,很抱歉讓您聽我說這些!我不會給您造成困擾的,我會乖乖回去典禮現場……」

水月客套的對嚴實說完話後,
他就帶著有些落寞的表情站起了身來,準備離去……

「看來你的家人很愛你了。」嚴實這時候也沒有刻意的板著臉,反而是流露出比較溫柔的笑容。

「謝謝你、因為我也很愛他們……」一提到家人水月就不經意的露出慈祥的微笑來,彷彿他們就近在眼前一般。

「不過我也沒有要強迫你回去典禮的意思啦~畢竟、我也是偷跑出來的,學生會想偷跑也是可以想像得出來,我還比較怕你說出去呢。」後面的話語故意說得很小聲,還有點壞笑的樣子。

「說起來我也還沒自我介紹,我是嚴實,任職體育,或許不久的課程裡就會碰上了,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老師幫忙。」輕輕拍水月的肩膀表示。


「不、老師跑掉問題比較大吧!就算是體育老師也應該會有安排處理事項來啊?」水月當聽到老師所說的下一句來時,自己又在不經意間換了附模樣出口反駁。

「雖然不知道我能請老師幫我甚麼忙,但是老師你倒是讓我開始擔心起,我之後的學校生活來了……」這個老師看起來還挺靠不住的啊,不過他的心意倒是挺讓人開心的,畢竟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沒有企圖就對他直接表達善意的人來了……

不過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因為他有預感他跟這位老師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可以相處。

「哈哈~沒問題的,老師我也待在這裡很久,等等在回辦公室準備就好。」就算是被學生給說教,卻還是面不改色、一派輕鬆的樣子,不過沒想到會翹掉開學典禮的水月也是個正經的好學生,伸手到口袋摸了摸菸盒,心想著好險沒有拿出來,不然被看到可就慘了。

「真的是這樣嗎?還有老師打算拿出來的……該不會是香菸之類的東西吧?」水月一臉懷疑的看著嚴實老師放在口袋裡的那隻手……

大概或許是因為發現自己不會被追究了,結果反而讓水月認真的性格又再度回到身上來。

「如果是的話我只想說一句……老師,戒菸會對身體比較好喔!」

「咳、咳!?」被看破原本的行動讓嚴實嚇了一跳,一時緊張之下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咳了幾聲。

「抽、抽菸什麼的是大人的事啦~」有點苦笑樣的看旁邊說著。

「果然是這樣嗎……本來我還不是很確定的說……」看著眼前的老師一臉『糟糕了』的模樣,水月不禁有想要當場笑出來的衝動……

「還有老師這樣用年齡來說服有點奸詐喔,明明是在說這樣健不健康的……」為什麼這個人會讓他覺得有種,像是看到犯錯被抓包不肯認錯的孩子來呢。

感覺真不可思議呢,
明明才認識沒多久自己一下子就那麼輕易的被牽動起情緒來……

「老師你這樣子女友或老婆之類的不會抱怨嗎?不會想要為對方身體著想一下?」他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問這個人這種有些私密性的問題,明明只是才認識不久的陌生人,希望對方不會因此而生氣……


「哈哈~等你長大就會懂啦。」微微笑說著,感覺對於這樣的指教毫不在乎,但也沒有要刻意隱藏自己的意思,或許因為對方是水月,也才讓自己心情意外的放鬆。

「......老婆啊,可能最近就快變回單身了。」垂下眼簾,陷入片段的回想當中,彼此的感情也要走到盡頭了吧,也是這股壓力讓自己最近菸抽得兇。

『嚴實!我從你身上根本看不到愛啊!』『呐!在你眼中到底是怎麼看我的!?』
妻子也同為這學校的老師,平常溫和柔弱的個性卻突然對自己抓狂起來,不過或許就像她所說的,近一年來自己總覺得很空虛、沒有目標、沒有愛。

「長大嗎?不過我覺得就算是現在,我也能懂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喔……」看著對方有些不在意的模樣,水月慢慢的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今天的天空好藍、好漂亮啊……

「我啊、從小開始就很羨慕父親跟母親恩愛的樣子,因為那時候的他們之間看起來充滿了溫暖的氛圍存在,我認為那就是幸福的一種顯現方式。」水月思考了一會,他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後來母親過世時……父親說他的愛跟母親的愛不會因為死亡而終結,那樣真摯的情感讓我欣羨。我知道父親沒有說謊,因為在他提到母親時,那種溫暖的感覺依然存在著……」

雖然父親還是將所有跟母親相關的東西都收了起來,
但是他知道那只是父親不希望影響到他們所做的決定,等下次回去時再跟父親說說看吧……

不應該讓母親待在陰暗的地方下。

「所以首先呢!我要開一家讓所有來用餐的人,都能感受到溫暖的餐館來,希望每個人都能在這裡感受到幸福的滋味。」水月開心的描述起他的夢想。

「至於感情方面,我果然是希望能像母親一樣,與一個能一直愛我、珍惜我、陪伴著我的人呢……」柳水月一邊說一邊溫柔的看向嚴實「當然,做為被我所愛上的對像,我也一定會用同樣的方式,一輩子這麼對待對方喔!雖然我有點不確定被我愛上的對方,會不會覺得這樣壓力很大甚麼的……」

「……老師應該不會笑我吧?覺得有些幼稚甚麼的……」

老實說,這樣一口氣全部說出來還是第一次!

連自己的弟弟都只是知道自己想開餐館卻不知道原因,
所以水月不禁有些擔心這位叫『嚴實』,卻有些輕浮的老師會取笑起自己來。

仔細的聆聽水月一言一語,不禁也感到溫暖起來,他果然是個好孩子呢,就是感覺太單純了,也著實讓人擔心。

「水月你真成熟呢,能被你愛上的人一定很幸福。」嚴實半瞇起眼睛,完全沒有要開玩笑的意思,反而有點意味深長的盯著對方看,而後用有點粗獷的大手輕拍對方的頭。
「有夢想是好事!也別給自己太多壓力、知道嗎?有問題隨時可以找老師幫忙。」語氣溫柔又堅定的對水月說著。
『如果可以,就讓我在你展翅高飛之前多保護你一些吧。』

「老師……壓著發育期學生的頭部會長不高啦!」柳水月稍微抱怨了一下,但卻沒有去推開那隻大手……

『這隻手好溫暖,他不想拒絕……』

「真的是這樣的嗎?被我愛上的人會很幸福?我並沒有這自信……雖然有點傻氣,但是我還是有個從小喜歡到非要跟對方結婚,現在依然喜歡著的對像……雖然沒問過名字、還忘記了長相,但是我到現在依然還是沒有遇到比對方更加喜歡的人……」柳水月有些落寞的苦笑著「對方說不定已經忘了也不一定,畢竟很少有人會將一個小孩的天真話記在心中,尤其當時的我還穿著會讓對方誤會的女裝,但是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很認真的……」

「不是恩情、親情、還是友情甚麼的……我是真真正正的喜歡著他,想跟他在一起!」水月用著很認真的表情說著,手不自覺的有些顫抖著「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一天能找到比他更喜歡的人,但是我如果有一天可以在遇見對方,我一定會告訴他『我真的有認真愛過,無關身高、性別、年齡真正的愛過。』」

「我這樣果然很傻對吧?而且還會造成對方的困擾……」不知道為什麼會自己會向這個人全盤脫口而出,是因為他不認識自己所以可以隨意說?還是因為自己已經把這心事放的太久了……

『我找不到,忘掉這份情感的方法……所以再傻也想抓著那份約定不放手。』

「放心吧~還會長的、會長的。」笑著搓亂對方頭髮,簡直就像是已經認識很久了一樣。

聽著水月認真道出過去的心意與承諾,覺得煞是可愛又純情,但這也讓自己陷入嚴肅的思考漩渦當中,身為大人的自己已經忘記了嗎?所謂的兒時誓言,或許當時也就認為是一場美麗的誤會,而現在、面對如此真誠的水月,卻也因為礙於身份、年齡,無法多說甚麼。

「......是啊、真的很傻呢。」因為思考而發呆了一下的嚴實,莫名的吐露出這樣的話語。

「像你這樣純情的學生已經很少了啊~不過如果只是恩情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早點想清楚比較好,免得讓自己錯過了更好的。」本來只是想調侃對方,讓氣氛比較輕鬆點,可確還是認真的訴說起來,而嚴實的表情也從溫柔的微笑轉變為苦笑。

『真是傻啊......這句話是對我自己說的吧。』

「老實說我其實真的有認真想過,記著、戀著、愛著一個不知道還會不會再見面的人,這樣真的只是因為恩情嗎?」柳水月一邊沉靜在思緒中,一邊把玩起了自己的髮絲「但是當我家隔壁開始起火時,明明大家都在喊著要我快點離開,但是當下的我卻是拼命的想將那張,寫著對方外婆家電話號碼的紙張給拿出來……明明會危及生命、明明對方已經沒再打過電話……這樣的我真的是因為恩情的關係嗎?難到這並不能被稱的上是愛情嗎?」

在大火焚燒之中,滾燙的火焰、刺鼻的濃煙,
外頭的人焦急的呼喚著自己,
而自己卻是不斷的翻找著被壓在桌本堆下那張薄薄的紙片。

就像是期望留著一絲最後的盼望一般……

他甚麼都知道,
知道對方在離開的那天,並沒有打算再連絡自己……

也知道對、對方而言,這只是一個孩子天真的戲言。
但是他是真的動了心,在自己還小沒發現之時,就已經再也忘不掉了……

就算他們當時相處的只有那麼一個短暫的夏天,他就是忘不了。

「老師說的對,這樣確實很傻……」柳水月淡淡平靜的笑著「如果真的有更好的,讓我也能對對方付出跟之前相同的情感來的話,或許我會考慮看看的……不過現在的我還是會繼續留著愛ˊ著那個人的那份心意。」

『真的會有嗎?那樣的人……』

「不過所謂的愛情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時常讓人徬徨、卻又甜蜜,就連大人也會變得幼稚起來。」搔搔頭看向遠方,想著自己是否也該為了對方在努力一點呢?

愛情總是讓人變得盲目,但是當時機來臨的時候,能不能抓牢也是看自己......
不願再去想更多複雜的事情,至少現在能在一旁守護著你就好。

「不過這樣也沒有甚麼不好的,思考是活著的證明啊……」

柳水月拿出了掛在脖子裏面的懷錶看了一下時間,算了算也是時候了……

「那麼老師,差不多也是時候了,我要先回教室去了!」柳水月輕拍了下身後的褲子所沾上的泥沙,轉頭對著嚴實說「老師也別在翹班了,該回去工作了喔」

柳水月在走了幾步後突然又想到了些甚麼……

「老師,菸少抽些、戒掉會更好,有空會在多去看老師你的!」

之後水月他就轉身離開回到了,他該回去的班上。

來到班上的水月,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頂……

『咦、我的緞帶怎麼不見了,會是被風吹跑的嗎?』

沒有多想些甚麼的她,注意力在之後全放到了班上公佈的事務當中。

「嗯~的確也沒什麼不好,快回去教室吧,有機會再見的。」微笑著揮揮手,自己也準備回教室。

『......?這藍色緞帶他剛剛掉的嗎?之後見到在還給他吧。』

最後究竟這條緞帶是否回到了水月的手中,那就不得而知了。

theme : 小說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企劃活動 ZEEP 過往 同人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