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下)(對象:青墨涵)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下)(對象:青墨涵)

【逃離喪屍Zombie Escape】官方企劃網址
逃離喪屍的TAG為【ZEEP】,取自Zombie Escape。

以下就是我的人物的日常記錄。

人物詳情請見人物設定
原文:交流噗

此文相關:
日常—秘密的下午(上)(對象:青墨涵)
日常—秘密的下午(中)(對象:青墨涵)



原來以前學長跟她說他的初戀情人是男生,事情原來是這樣。
但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並不會的,學長。呃、那個......『眾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眾裡尋他的故事總是太多,那人或許總在燈火闌珊處呢,只是學長沒發現而已,也許那人也希望驀然回首時,學長也正在背後想念著他。」


驀然回首這句話的解釋意義有很多,她只是挑了其中一個然後自己亂編一下而已,怯生生的看著學長。


「『因為希望,所以相信』,希望學長能夠永遠抱持著信心。」
「現在還不知道未來式,所以一切都還抱持著希望喔。」她不擅長安慰人,有點不知所措。


偏頭想了想,既然學長已經跟她說了自己的過去,那她也用等價交換來保密好了。


「小時候我很喜歡哥哥......應該說我一直都很喜歡他,哥哥永遠是我最強力的後盾,永遠的支持與包容,甚至偷偷為我做了不少事,他會去揍欺負我的人,即使自己會變得傷痕累累,我不喜歡看到那個樣子。」


所以她學會了要怎麼包裹自己,剔除軟弱,用滿滿的刺抵禦入侵者。

在別人要傷害她時,先去傷害別人。

就算當時扯她頭髮的那個男生,
事後鼻青臉腫的跑來告白說其實他喜歡她,她也毫不留情的甩了對方一巴掌。

被打活該,有種侵犯她珍惜的事物,就要有種承擔後果。

她會讓每個不識相的人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小時候就一直想要嫁給哥哥呢......他是世界上與自己最親密的人,自從知道兄妹是不能結婚的,我就自己與他拉遠了距離。」

青墨涵抿緊唇,
「對我來說,結婚這個詞就是永遠、永遠在一起,有人會代替我陪伴他,有人會變得比我還要重要。」


永遠在一起啊......


多麼可笑的妄想。


「但哥哥猜出來了我的情緒,說不會有人變得比我重要,因為血緣關係是斷不了的,我們陪伴彼此的時間永遠比別人更長,比別人還要更加緊密相連,他說我有天會找到一個比他更重要的人,而他卻沒辦法,因為他很累,不喜歡情人和親人之間起衝突。就算將來戀人和我同時出了事,他也會選擇來救我。」


她是個火種,擅長的就是把所有矛盾燃起,
然後炸得所有人都遍體麟傷。


「我也不喜歡衝突,所以決定,如果遇到對的人,就算比哥哥好個一百倍,但如果哥哥不接受,我也會選擇放下,畢竟哥哥為我做了那麼多。」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笑容。


「所以,學妹現在身為學生,就該做好學生應盡的本分,交往什麼的,還沒有仔細考慮過呢。」


她也解釋不清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或許是她不敢去想,一想到有人將代替哥哥就覺得毛骨悚然。


這種事情有可能嗎?


太多變化會讓她感到驚慌失措。
而她只是一延再延,永遠的逃避。


「謝謝學長為學妹著想,學妹也會試著找到那個......嗯,真命天子?」微微笑:「這可比學長的故事可笑無聊得多了吧。」


可笑的地方在於,
她一直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一直都不願面對。


至少學長還能坦誠,但她只是身陷在迷惘的漩渦裡。


所以,一直都維持原樣就好了吧。
就算知道世事恆便,但偶爾還是會愚昧的祈求著。



自己真的很不成熟呢,她想。


「不會喔……感情本來就沒有對錯,有時候就因為是至親的親人,體內的血脈自然而然的就會想拉近彼此……」


或許是在無望的戀情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來……
水月情不自禁的擁抱住了墨涵。


「你沒錯喔……你沒有錯,就算其他人這樣說你,我也會站在你這邊……不過時間總在不做決定時緩緩替我們做出決定,所以希望你不要將決定交給時間,而是自己……為了不讓彼此都後悔……」


心理有個聲音低低的迴盪,附在她耳畔,像是呢喃囈語著的私語,悄悄滑過她的心弦。


『我本來就沒有錯。』


在說什麼呢?墨涵露出了與她哥哥相似的危笑。


『沒有人跟我說我有錯,因為幾乎沒有人知道。』


她迷惘的抬頭看向照住自己的陰影,被困在溫暖厚實的懷抱中。


『學長這麼說,是認為我錯了嗎?』


太多的溫柔讓她恐懼,她的心音也如此排斥,而她也不想管了。


青墨涵微微垂下眼簾,
腳一滑,不著痕跡的掙脫了束縛。

她說給學長聽並不是乞求安慰,
只是單純的告知、想轉移學長的注意力而已。



「謝謝學長的提醒。」


她寧願用時間來決定一切,因為她害怕自己的決定會更痛苦。



「請告訴我剛才那人的學號或班級名字,我要去報告老師。」

「阿……如果可以,請不要讓嚴實老師知道這件事情,因為他會變得很煩人……只要跟訓育組主任報備一下就好。」


水月在準備要說出來之前,
突然想起了那位有點管自己管過頭的老師的臉來。

說出來只會讓老師心情變差,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那麼做呢……


「不過畢竟我有動手打對方,所以關於這點,就請你也如實跟訓育組的老師說吧!」
「......是對方先挑釁的。」


青墨涵嘟起嘴,有點像耍小任性一般,不滿的指控。
她本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為什麼要提醒她啊,這樣她會很想誠實報告的。

好糾結。


「但是我打人,本來就不對啊!」


柳水月笑笑的接著說出很恐怖的話來


「放心、我不會有事情的啦!反正我被襲擊、然後反擊對方從國中開始就有記錄了,訓育組的老師們早就都習慣了啦!我絕對不會有事的,只可惜剛剛忘記稍微去警告那個人不要大嘴巴了,不過我想他也不敢說。」


水月笑笑的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的身後冒出了黑色的靈光。


「我知道了。」


墨涵點點頭,
在辦公室前停下腳步,垂下頭,眼中立刻佈滿霧氣。


她推開門把,
訓導主任一抬頭,看到她滿是淚光的眼睛立刻驚嚇的上前詢問:「墨涵,妳怎麼了?」

青墨涵垂著頭死都不說話,抿緊唇,委屈得就像被欺負的小動物一樣。


訓導主任見此皺眉,詢問在一旁的水月:「她怎麼了?柳水月同學?」

「……!這是……」

柳水月愣了一下,他記得剛剛自己並沒有做些甚麼會讓學妹哭的事情啊……

「老實說我……」

墨涵學妹該不會是要………?

訓導主任好像以為是柳水月學長欺負她,墨涵馬上開口打斷。

「主任!那個......有個學長襲擊了我,可是我不知道那位學長的名字,柳水月學長為了保護我而打了那個人,雖然打人不對,可是、可是要是柳水月學長沒有打回去......我......」


墨涵裝得驚慌失措,眼中泛起的霧氣更明顯了。

訓導主任連忙安撫墨涵,拍拍她的肩膀,然後皺眉問水月:「是哪個學長?」


在訓導主任眼中,青墨涵是個品學兼優、也不會禁不起挫折而委屈的好學生啊。


「我印象中那個人是……他是三年級,資訊科的學長。」果然是如此嗎……


真是受不了這孩子呢,既然如此他也不能白費這份心意……
於是他一五一十的詳細敘述了那位學長的樣貌與名字。


感覺到柳水月學長無奈的視線,偷偷露出了一抹做壞事得逞的狡詐微笑。


雖然她覺得欺騙別人不太好,尤其是對自己青睞有佳的訓導主任,
但為了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能利用的就多多利用--哥哥是這麼說的。


訓導主任拿起紙筆記下,蹙眉點點頭: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墨涵要不要去保健室,有沒有受傷?柳水月呢?」


墨涵搖搖頭,眼中洩出暴戾之氣,然後瞬間消失殆盡。
訓導主任今天可能不太高興,準備替渣渣收屍,連渣都不剩最好。

「我也沒甚麼事情喔,也請主任不要過度張揚出去……畢竟墨涵學妹是女孩子,這樣對他名節有礙,而且主任也不想讓我們兩位重要的學生對學校『心灰意冷』吧,因為我們是很重視升學率的『名校』啊!」


雖然學妹這樣是還可以,但不夠猛烈……

最近他得知學校集體成績讓校方很不滿意,遷怒到訓育組來,
認為是他們沒管束好學校風氣所造成的……所以現在說這個最有效果。


墨涵聽到,不禁無言。她沒有說自稱女友的事情啊,
但想想說不定渣渣會說出來,她也不喜歡說謊,所以還是硬著頭皮上了。


「主任……」只是盡量求情,決定權不在她手中。


「當然不會。」訓導主任沉下臉「你們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


青墨涵點頭道謝,然後拉著學長離開……


「學長現在要去哪裡呢?」


「我想墨涵學妹受到了一些驚嚇……需要送你回宿舍嗎?還是……」


在水月用凝重的表情吊起墨涵的情緒七上八下時,柳水月俏皮的笑了一下……


「還是學妹要跟我來個下午茶的約會呢?當然你可以拿些不會的問題,讓我剛好可以一同幫你!就當做……一起共度患難?」


「不用了,謝謝學長。」


墨涵也笑了出來,擦掉被擠出眼角的淚水。


「這樣好奇怪呢。」她覺得自己可能需要沉澱一下,雖然是用發呆的方式來遺忘今天的失常。


「哎呀、那真可惜——!待會做完只能便宜那些室友了……」


柳水月沒有喪氣,反而繼續說……


「會嘛……?有時候發呆甚麼都不想是不錯啦……但是時間並不會就此停滯,反正都要花同樣的時間,不如選擇將那段時間讓自己活得更加滿意,對我來說做料理時就會有這樣的感覺,當然要是有人願意品嚐那會更好!」


「真的不吃?」

「……要。」


墨涵不太擅長拒絕別人的好意,因為她得到的實在是太少了。


「奇怪的是指約會的說詞。」輕搖著頭。

「學長會讀心,作弊。」但連她自己都不懂自己了。


「呵呵、如果我這麼神的話,說不定就能拿到不錯的成績呢……不管學業或是其他的……」


『例如知道那個人真正的想法……』搖了搖頭將思緒甩開,柳水月之後就立刻改口……


「本來就是『約會』阿,原本『約會』就是指雙方或是多人約定會面的詞語,本來是邀約重要的朋友、親人時用到的,只是現在都被人曲解成限定戀人、情侶了……因為我覺得學妹很重要,所以希望在做料理時能讓你品嘗到,而對學妹你發出邀約……我倒不覺得這有甚麼好奇怪的。」


柳水月笑了起來,說的十分輕巧灑脫。


「是的,我知道約會的意思。」

墨涵輕皺眉,不太高興,認為被小看了。

「哥哥也常說約會。」


只是她沒說出,她不喜歡那種試圖勾起別人情緒的態度......
雖然知道是學長想讓她放輕鬆,她不喜歡。她知道自己沒資格說別人。

雖然她也會這樣,但很少。


「這樣啊……我看起來好像有點小失敗呢……如果覺得我可能不尊重你或小瞧你的話,我跟你道歉,甚至你說出來的話我都願意改進喔!」

柳水月有些無奈的看著墨涵,感覺像看到自己家中的弟弟一樣……

「所以為了陪罪,待會學妹想吃甚麼盡管說,就算要我煮滿漢全席我也願意喔!或是你想要別的賠償方式也可以提出來喔!」


柳水月慈愛的笑著。


「並不會。」


沒有任何意義的挑眉,
她突然有種錯覺,覺得學長很賢夫良父。



躊躇了一會兒,然後才眨眨眼,
小小聲的開口:「沒有特別想吃的,口味不要太重就好了。」

她沒食欲,但也不喜歡用重口味激起食慾的方式。
有點丟臉,她想。

自己居然跟別人伸手要東西,
真是不知羞恥不要臉,掩面。


「嗯、沒有問題喔!我也不太建議女孩子吃口味太重的東西……因為這樣對皮膚跟身體都不好……」

柳水月笑了笑之後繼續說。

「我來弄一些能讓墨涵頭髮變的烏黑更有光澤,皮膚更有彈性……還有一些能幫助思緒的料理吧!」


水月說完,微笑的伸出了手


「走吧——!」


「水月學長。」試著叫了一聲。

「嗯、甚麼事情呢?墨涵學妹?」柳水月只是笑著看著有話想說的學妹。


......她只是想試試看沒有叫姓,學長會有什麼反應,不過好像不介意,那以後都這樣叫吧。


「沒什麼。」

輕搖著頭,然後嘴角綻開一抹淺淺笑意……

「嗯,謝謝學長。」


她還是沒有伸出手回握那隻邀約的手,男女授受不親啊。


水月笑了笑的看著這位學妹,
看著她有些孩子氣的舉動,他大概知道這個學妹是甚麼樣子的人了。


就這樣……
水月帶著墨涵,
兩人一同度過了一個溫馨的下午茶時間。


兩人在此交換了,不單單只是秘密,
更多的是彼此對人生的態度…… 兩人的關係也以此為契機,變成更加的要好的朋友。

theme : 同人衍生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企劃活動 ZEEP 過往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