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黑子短篇/綠高赤】我的男友有貓耳!?(中)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黑子短篇/綠高赤】我的男友有貓耳!?(中)

============

曾有人說過,三個人一齣戲。

不過如果是像現在這樣,
三個人一起相處在同一個房子內、同一張桌子前,
卻保持沉默的將近三十分鐘的這種戲,
我想一定有一堆觀眾要求退票吧......




從剛剛看到赤司的耳朵到現在,
除了最開始的問題外赤司就一句話也不肯開口。

而至於高尾……
說實話為何讓他進屋內來,自己也想不明白。


〝呵、呵!既然你家的已經交到你手中了,那我也沒甚麼事就先回去了。〞


說這句話時的高尾不知為何語氣有點哽咽,
跟他臉上過度開朗的笑容呈現反比。

所以他不知為何很在意的挽留住他了……


「反正高尾你這傢伙閒著沒事,乾脆跟赤司一塊進門來吧!」

「咦、咦!一、一塊?不、不過小真你本來就打算跟赤司君……我應該不方便打擾你們吧……」高尾有些困惑的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紅暈,隨即又不知想到了些甚麼臉上馬上就蒼白難看了起來。

「少廢話,你打開始一來就算打擾了吧,現在只是時間延長了而已。」

而且赤司不知在打甚麼主意,
稍微跟我微笑的點了點頭一下後,就抓住了高尾的衣服不放。

「小真你這話真難聽,如果不是當拍檔的夠了解你,我那脆弱的小心肝不知要碎上幾次……」看了看抓著衣角的赤司後,高尾臉上笑了開來。

「你的心肝不是鐵打的嗎?」

「小真這是錯誤認知喔,你把我跟誠凜的那個搞混了吧!」

「真囉嗦耶!那就是鑽石做的總行了吧,快點進屋來吧。」


綠間面有難色的看了一眼赤司後,
頭也不回的轉頭進屋,很自然的沒聽到後面兩個人的話。


「小真真是遲鈍,就算是鑽石都會碎的啊……話說赤司君你剛剛做了甚麼?」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多踢幾腳不會倒的喵。」

「這話聽了很中肯,還有……謝謝你。」


===============


「小真,想甚麼那麼入迷,居然把好搭檔跟好老婆放著不管可不行喔!」

「沒甚麼特別的,赤司你那貓耳是怎麼回事?」

「……問敦去……喵……」看著赤司對於自己語尾無法控制的喵喵聲感到垂頭喪氣的樣子,不禁令人想摸摸他的頭要他別在意,不過想到之後摸的那隻手可能保不住,還是別這麼做的好。

看見高尾聽完赤司說的後快速將自己的手機撥打出去的模樣,綠間不禁疑惑了……


「高尾你為什麼有紫原的電話?」他可不記得他有介紹紫原跟他認識。

「不只紫原君喔,黑子啊、赤司君啊、火神君、冰室君……基本上小真知道的人的電話我都有喔。」

「和成基本上只要很關注的人都會去要電話……喵。」不想多說的赤司再度的保持了沉默。

「為什麼……」……我會不知道啊。


本來想這麼問的,但是這是高尾的自由確實沒必要告訴自己就把話收了回去,只是不知為何心裡有些悶悶的。


「小真電話接通了,我把他轉成擴音喔!」

「喔、嗯……」

「小真?」

「沒事……轉吧……」


『嘎滋、嘎滋……找我有事的話快點說,嘎滋嘎滋……單手吃零食沒有雙手方便!』


那你就不要吃啊!


三人不禁同時湧現出這句話。


「紫原我想問你赤司的事。」

「唷——!原來綠間已經看到小赤了嗎!那樣很可愛對不對!有個叫不列顛天使的人,從我零食裡的金天使跑出來,他問我有甚麼想要的,我就跟他說想要貓耳,然後他就跟我說只要吃了那包零食的都會長貓耳喔!只有我自己吃就不好玩了,所以就到處分給其他人喔!小黑子跟小赤是最快發揮作用的呢,聽天使說跟身高有關……阿、別跟小赤說我剛剛說他矮喔……」

「紫原……」


已經為不知該說甚麼感到嘆息,陽泉那群人怎麼沒看管好他讓他到處跑啊!
而且赤司也已經聽到了,渾身都散發成兇狠的氣息。


「他不在現場在這生氣也沒用唷!」高尾輕快的說玩了之後,赤司隨即就把兇惡的氣息全速收回。

「紫原,解除的方法呢……」

「你是問貓耳、貓尾、喵語哪個的解除方式?」很好原來還有貓尾是嗎……

「全部。」

「那個在效果出現後,就已經跟大家說過了啊,對了小綠幫我跟秀德的那位問結果喔。掰。」

「喂、紫原!……掛掉了,赤司解決方法是甚麼?」

「……我不想說喵。」

「好奸詐……」

「高尾你剛剛說甚麼?」

「我說征十郎好奸詐,我就想說為何沒看到尾巴,原來已經先解除掉了,好奸詐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反正都一樣照原本的來,這點事就別在意了喵。」

「慢著!你們兩個到底?」到底啥時發展的那麼親近,還互叫名字,還有你們兩個到底達成了甚麼協議啊!

「小真不懂啦——喵!」你不說我當然不會懂啊,你個笨蛋糕尾!

…………往高尾腰後一看貓尾巴從褲子裡冒了出來,一個不小心從尾巴的延伸處那還會看到鵝黃的臀……
在往頭上一看耳朵長了出來……是折起來的……狗耳?

「那是折耳短毛貓的耳朵,別搞錯了真太郎……喵。」

原來……還是貓耳啊,有點可惜……

不過……

「現在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秀德高中,王牌三分手,綠間真太郎
冷靜如他,今天的刺激過大有些大腦當機。
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當場昏過去,一切都當成夢境一場。

====待續====

喵呼呼。
接下來……
該不該發展成肉呢……

theme : 黑子的籃球同人衍生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同人 綠間真太郎 高尾和成 赤司征十郎 黑子的籃球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