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中)(對象:青墨涵)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中)(對象:青墨涵)

【逃離喪屍Zombie Escape】官方企劃網址
逃離喪屍的TAG為【ZEEP】,取自Zombie Escape。
以下就是我的人物的日常記錄。
人物詳情請見人物設定

原文:交流噗
此文相關:
日常—秘密的下午(上)(對象:青墨涵)
日常—秘密的下午(下)(對象青墨涵)



感覺到危險,本來想拿出防狼噴霧器抵抗,
但已經來不急了,
柳水月學長衝到她面前,接著聽到拳打腳踢和哀嚎聲。

墨涵摀住嘴巴,遮住不小心發出來的小小聲尖叫,
雖然她知道柳水月是國術社的,但實在是沒有想過這麼溫柔的人會動拳頭。


她渾渾噩噩的,停在原地不知所措。


雖然說渣渣敗類本來就欠揍,但打人是不對的……怎麼辦……


「學妹……?」


出聲開口幾次,都得不到回應,
難道會是剛剛自己動手時嚇到她了嗎?

一想到對方大概從此離自己這個暴力學長敬而遠之,
自己不禁自嘲的笑了一下後,他決定安撫一下學妹的情緒。


「對不起、是我不好!讓學妹有這種可怕的經驗……」


墨涵慢慢才找回手腳的知覺,猶豫的想要補採一腳,但還是決定放棄。


拉著學長,腳步略顯快的逃跑,聽到學長的道歉更加慌張了。


「是我不好,多管閒事……」

「我只是認為如果不說是女友,只是站出來說話,那個人就算這次放棄,下次也還會再追上來的……」


表情略顯挫敗,對方跟自己拉遠距離,
自己果然添麻煩了,自作多情什麼呢……

她只是個,累贅。


「不會喔,學妹真的很有勇氣呢……」
「很少有人看到別人有麻煩還能適時出手的!
「不過用男女朋友當藉口就有點不太好了,畢竟墨涵學妹是女孩子,這樣會害你找不到喜歡的人交往喔!」


水月伸了出手,
但是在看見自己的手所沾到的泥土與那位學長的血而停了下來,
拿出手帕將手擦乾淨後摸了摸墨涵的頭。


「謝謝你喔,墨涵真是個堅強的學妹呢,你的心意我真的很開心……也希望你不要太害怕我,跟我繼續來往喔。」


揉揉眼角,內心的酸澀感蔓延開來,
難得讓人乖乖摸頭,可是她當時就想不到其他辦法了嘛。

聽到後半段的「心意」,墨涵聽完後反應不過來。


呆呆的問:

「什麼心意……啊,是說像剛剛那個變態一樣嗎?還是說是我多管閒事的舉動?」

對於戀愛問題有點腦羞成怒,她知道人很容易往壞處想,
但總會想確定自己與對方的關係啊,明明像哥哥那般的溫柔……



「當然是剛剛出面幫我的時候啊……很謝謝你為我著想擔心的心意喔!」


水月笑得開心,在摸著頭的時後,偷偷一口氣柔亂了對方柔順的頭髮。


雖然被誇獎了而有點高興,她還是不自然的咳了一聲……


「是學生就要做好應盡的本分,交往什麼的沒考慮過。」


啊啊我的頭……墨涵欲哭無淚認命的讓頭髮被摸亂,回去再整理就好了。


「呵呵、學妹說的對,不過如果真的遇到覺得適合的對象時,交往其實也是很不錯的……學妹你有喜歡的類型嗎?」


喜歡的類型……

墨涵努力想,
似乎沒有喜歡過異性,哥哥的那種喜歡是親情。

她不確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現在她才發現,她一直在矇矇懂懂中成長,但這樣到底是為了誰呢?


自己覺得那是正確的,所以就做了啊……
她不喜歡想這些,就像是否定了她之前所做的一切。

墨涵輕搖著頭,試圖摔開那種奇怪的感覺。



微微一笑:「目前想不到呢。」


「那也沒關係喔……你現在還有時間可以尋找,在念書的同時多多跟不同的人去接觸、感受他們的想法……最後我相信學妹你一定能找出那最適合你的選擇來……」


說到這他突然有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來了,那個人現在在做甚麼呢


「或許說不定最適合你的選擇早就已經在心中了也不一定、或許也可能真的沒有……但是學妹要記得……關鍵的時候來臨時,不要將機會放走喔!」


說著略微苦笑了起來,他當時就是這樣,
在自己還小時放走了那個人……到現在他依然想不起他的臉。


感覺學長的表情有些漠落,像是在懷念著什麼一樣,
馬上拋開了自己的情緒,擔心的呼喚:「學長?」


「阿……學妹……怎麼了嗎?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想點事情,不小心想得太入迷了一些……」


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沒那麼在意了說……


「……學長方便說嗎?學妹願意當聽眾。」


必竟是人家的私事,不好過問,墨涵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

感覺學長一憂鬱就會想不開啊,笑容越多的人此時越令人難過呢。


「阿、可以啊……只要你不介意我話說的有點多就行……」


柳水月原本有些猶豫的,但是或許是因為說的對象是墨涵,
加上他卻時也將這件心事放很久了,說出來……應該不要緊……墨涵學妹不是會多嘴的人……


「小時候雖然不太想承認,但當時的我真的很像女生,而且我也分不出自己到底是男還是女,畢竟我母親很喜歡幫我們換衣服拍照……」

「想到當時的自己,傻傻的換一套拍一套,記者的父親像攝影師一樣的拍了一張又一張……」
「阿、對了那些相片到現在我爸還留著當寶一樣喔!」


青墨涵靜靜聆聽,學長的家庭好像是個很溫暖的家庭呢。


「後來某一天我們一家來到商場,我記不清楚我事先走丟才被綁架,還是本來就被綁架……在被陌生的人給抱在懷中帶走時,一位大哥哥出現救了我……」


被人帶走的恐懼一直都在,
再加上綁架犯充滿獨佔欲的理想話,讓當時的他很怕自己下一秒就會死去……


『不要緊喔……我不會讓你變髒的,你將一直維持在最美的時候喔……』

『嗚、我……我不要……放開我……』


綁架放輕輕的撫摸著水月的面頰,手裡所拿的是刀刃跟藥物。
他的雙手雙腳都被反綁住,只能一邊聽綁匪的話一邊瑟瑟的發抖著……


『這位先生,這樣很不好喔!這個小妹妹的家人一直在找他喔!』


少年的聲音出現在身後,他的聲音沉穩有力讓他安心……


只見綁匪衝了過來揮出手中的利刃……

在水月不知該該閉上眼睛才不會看到到來的希望破碎時,
他心中突然有股聲音要他繼續看下去……

只見少年已經輕鬆的閃躲開來,打掉綁匪手中的利刃。

然後少年補了幾下攻擊確定對方不會那麼輕易起來反擊後,
他來到了水月的身邊,替水月將繩子給通通鬆綁開來。


「後來他幫我找到了家人,之後因為我很喜歡他所以一直纏著不放呢……所以後來他就跟我約定,一周起碼會到公園陪我一次我才罷休。」


當時的少年很堅持要送他回去父母親的身邊,
而得救後的水月卻只是緊緊抓著少年不放開,生怕下一秒少年就會消失。


『那個小妹妹……?我該送你回去了……』
『……我還能再見到大哥哥嗎?』

『我想應該是……不會了吧……?畢竟……』
『那水月不要放開!放開就再也看不見大哥哥了!』


生還的喜悅、即將失去的失落,都是這個大哥哥讓他感受到的……


『媽咪……重要的東西要怎麼樣才不會不見呢?』
『嗯、有時候緊緊抓住就好了喔!』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就算抓著大哥哥他還是會不見啊……


『僅僅只是抓著還是會不見,不管用甚麼方式……哭泣、生氣,只要能留住大哥哥……』


不過在水月決定付諸形式前,大哥哥就無奈的妥協了……


『如果我願意之後還會再跟你見面陪你,你就願意乖乖放開手回父母那裏嗎?』
『嗯、不過大哥哥必須要給水月你的電話喔,不然水月會找不到!』

『……我真不知道你算是精明還是呆呢……陪你打發時間或許也不錯。』
『嘿嘿、說好了喔——!』


少年將水月抱起時,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不過他還是沒說甚麼的,將水月再看見他父母的地方放他自己回到了父母身邊……

之後少年遵守了約定,只要有空時、要出門時,
只要打通電話給他,他都會陪他去各個地方玩……


然後到了那一天……


『大哥哥、大哥哥,我跟你說喔!』
『怎麼,水月妹妹?你想說甚麼啊?』


『爸爸說小孩長大就要跟自己最喜歡的人結婚喔!所以我跟大哥哥結婚好不好!』
『噗——!』本來再喝著咖啡的大哥哥瞬間噴了出來……『咳、咳!你也有跟你爸這樣說了嗎?』

『嗯、對啊!爸爸還說下次如果看到你,他會讓你好看的?是要好看甚麼呢?』

『……你真的知道意思嗎?要像你家爸媽那樣一直住在一起,做你爸媽常會做的事情喔!』


大哥哥捏了一把冷汗後,專住的盯著自己看……


『嗯、我想跟大哥哥一直在一起做爸爸媽媽會做的事情!』


毫不猶豫的開了口後的水月,突然不安了起來……


『大哥哥不想跟水月結婚嗎?』
『……想喔……不然我們這樣約定吧!當水月妹妹成年時,除了我以外、你沒有其他最喜歡的人時,我就跟你結婚,讓你想跑也不行,如何?』


大哥哥認真的說著,所以我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勾勾手指說謊的人要吞千根針!』
『這樣就算約定好了吧?』
『是啊,我們……約定好了……』

兩人當時的約定自己現在依然記著……


「雖然真的很喜歡他,但是即使一起玩也是有極限的……」

「過不久我母親過世,大哥哥也因為原本就只是回外婆家來,所以要回去自己原本的家中……所以從那一天之後我也沒再見過他,而且因為失去母親太過傷心,也忘記問他的名字……隨著時間過去我也不記得了長相……這樣也好……他要是知道我是男的,肯定會反悔的……」


『……你不哭嗎……?』
『爸爸跟弟弟都沒有哭,所以我不能哭……大哥哥真的要走了嗎?』


『嗯、我就快開學了,不回去不行……』
『……我不會像之前一樣,抓著大哥哥說不要你走的……』

『為什麼呢……?既不哭、也不生氣?你不會怪我不守約定嗎?』

『媽媽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必須連同媽媽的份一起努力……』
『而且……大哥哥其實已經很好了,陪著一個孩子任性的請求……不會再那麼依賴大哥哥了。』

『是這樣的嗎……這樣會寂寞的反倒是我了嗎?』
『即使如此……就算是我的自我滿足,我還是想跟你約定一件事情……』

『不管我在哪裡,都會保護水月的!』


那是他離開前最後跟自己說的話。


「怎麼樣聽起來很無聊吧!」


水月自嘲的笑了一下,現在的他很努力朝著夢想努力。

但是越是努力他就越是想起,當初大哥哥說的那最後一句話來……

現在的他很堅強,所以他不需要其他人來保護……
所以他肯定已經不會再見到了吧,那個說會保護自己的大哥哥了、對吧。


跟學妹將當初自己內心深處放置已久的那些想說的話全都一口氣說出後,
柳水月自己已經心裏已經放輕鬆了許多。

或許就跟那首『寂寞、寂寞就好』一樣。

哪一天就能忘掉,哪一天就能戒掉……

所以即使是那張記憶裏已經模糊不清的面容,也不想再度回想起那個微笑……

theme : 小說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企劃活動 ZEEP 過往 同人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