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到twitter 貼到噗浪 貼到facebook
Chocolate poisoning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上)(對象:青墨涵)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ZEEP】日常—秘密的下午(上)(對象:青墨涵)

【逃離喪屍Zombie Escape】官方企劃網址
逃離喪屍的TAG為【ZEEP】,取自Zombie Escape。
以下就是我的人物的日常記錄。
人物詳情請見人物設定
原文:交流噗
此篇的相關:
日常—秘密的下午(中)(對象:青墨涵)
日常—秘密的下午(下)(對象青墨涵)



在某一天一個沒有上課的日子,

柳水月在用餐過後,
被某位男學長攔截了下來,本來是覺得對方有些沒有禮貌想拒絕的。

不過水月想起了對方是自己社的社團—國術社的前輩,
直接拒絕好像也有些怪怪的……

所以他只好乖乖跟著對方走,說不定……是來做武術交流的對練?



跟著學長走到一處比較沒有人環境氣氛都還不錯的空地,
想著在這邊對練的話效果應該不錯……

但是當他這麼想的時候,
學長的話讓他頭皮有些麻麻的、想發抖……當然是被氣的。


『柳水月,請你跟我交往好嗎?』



青墨涵難得想到沒什麼人的地方唸書,
也好呼吸一下校園的清新空氣,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柳水月學長。

本來想喊出對自己還不錯的學長的名字打聲招呼,
但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看到了站在柳水月學長面前的不認識的學長……

柳水月學長正在……
呃,顫抖?這是在恐嚇嗎?校園霸凌?

雖然覺得偷聽不太好,但墨涵還是決定悄悄躲起來靜觀其變。




「學長我想你可能有些誤解……我是男的。」


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當成女生告白,可能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所以柳水月自然而然的就把對方當成了,
跟往常一樣沉浸在自己是女扮男裝來讀這裡的,那些妄想過度的世界的人的同類了……


「不、我知道!畢竟水月學弟在國術社時的樣子,是每個同社的人都看過的。」


這個學弟真的很漂亮,
其實有很多人加入社團根本都是為了看柳水月換上武術服時,
所露出的那雪白色的被鍛鍊的柔韌有彈性的胸膛……



距離有點遠,聽得模模糊糊,
墨涵勉強知道了個大概。

......所以是,柳水月學長被誤認性別這樣嗎?

腦中馬上搜尋那位不認識的學長的資料,
似乎翹過許多課都被她發現,
可是卻不知道那個學長的名字,所以也無從跟老師說起。




「……」『都知道我的性別了,那你為啥還要跟我告白啊——!』


柳水月在內心嚴重的腹徘了一下這位學長,
明明知道他是男的卻還是告白想要求交往?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還是其實是學長的腦袋出現問題?


「學長……我跟你不太熟耶……我想我大概無法接受你的心意……」
「畢竟我跟您除了社團就沒有其他的連結點了……」


適當得挑選著合適的句子,這個學長應該聽得懂。

他相信學長一定是快畢業考試壓力太大,
才會產生的那麼誇張的錯覺,不是真的喜歡自己的……


心意,什麼心意?

有提到社團,是要過繼社長的位置嗎?

墨涵沒有想那麼多,看到兩個男生站在一起自然往公事那邊聯想過去。



「沒有關係,不熟也可以變熟的!」


他早就知道柳水月會拒絕,
所以他也只是在更加再接再厲的纏著對方不放。

而且每天在這社團看著這個誘人的學弟,他知道競爭者與愛慕者是出乎意料的多,
如果不先下手為強是沒有機會的。


「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有發展的空間!」
「我會特別呼護你、照顧你、疼愛你的。」


說著、說著他想到如果真的成功的話,
以後就不用再對著照片,而是可以對著真人做他想做的事情……

想到這就不禁露出了有些猥瑣的笑容來。


『真噁心……』


看著這位學長,
原本有些尷尬的感覺,此時全部都轉變成了厭惡。


他突然有點想起了嚴實老師跟子楓兩人,
明明同樣是男的,他們都不會對自己露出那種別有所圖的樣貌,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特別照顧著那兩個人,特別喜歡和他們在一起的關係吧……


「謝謝學長的好意,但是既然跟我是同一個社團的,學長應該也知道……」
「我.不.是.需要人保護的弱.者,我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青墨涵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呵護、照顧、疼愛。
......疼愛?


聽到那猥褻的輕笑,墨涵全身感到噁心的顫慄……

感覺到柳水月學長也生氣了,然後她勃然大怒。


......居然敢騷擾柳水月學長!



墨涵深深吸了一口氣,把手上的書全塞進包包裡。

走了出去,無視兩人驚訝的目光,勾住柳水月學長的手故作親密,
然後警戒的盯著那個渣渣學長。



看著有些翻臉生氣的水月,
沒有想到自己的表情是最大的主因,還自顧自的認為自己是自己說的話有錯誤……


「並沒有那回事,我不是把水月學弟當成弱者來看的……」
「我不是指武術上的照顧,是另一種……」


「請問這位學長找水月學長有什麼事嗎?」


此時突然出現的墨水涵打斷了他的對話,他不悅的皺著眉頭

臉上裝出了吃醋的表情--
從偶爾看到的連續劇中的女主角那裡學來的。

惡狠狠的瞪著渣渣學長。


......希望把柳水月學長叫成水月學長這點不會惹他生氣。


「這跟你這一年級的丫頭沒甚麼關係吧?」


他早就知道除了平常的那兩人外,
水月學弟還有給這個學妹每天晚上送上念書的愛心消夜,
這早就讓很多默默看在一旁的後援會成員們十分不爽。


憑甚麼?
他們大家可是忍了很久都不越雷池一步!

這女的,一來就分散掉一部分水月的注意力。
思及於此這位學長的口氣自然就沒好到哪裡去了……


「學妹…?」


看到墨水涵的出現,柳水月的怒氣慢慢的收了回去。


「怎麼會沒有關係呢?」


墨涵怒極反笑,溫柔的露出了惡質的「危」笑。


「我是水月學長的女朋友喔,不識相的渣渣閃邊去。」


偷偷捏了柳水月學長一把,
表示自己有小道消息當靠山,也請他不要生氣她的無理取鬧。

墨涵順便流露出了擔心的情緒,
若有似無的指出:


「學妹常常在上課時間看到翻牆逃校的人影哪......」
「吶,這位打擾我們的學長是否知道些什麼呢?那人影感覺很像學長瀟灑風流的背影呢。」


明明自己才是來破壞的,
墨涵卻理所當然反過來指控,女朋友的頭銜比什麼都重要。

看著眼前的學長他有點擔心自己給學妹惹上一個麻煩……
怕學妹說過了頭,柳水月決定趕快用最快的方式回絕掉他。


「總之我不喜歡被當成弱者,我也不想跟一個不夠強韌的人來往。」


「哼、說笑話也找個有意思的說!」
「誰不知道柳水月學弟對楊子楓那個恐怖份子,和嚴實那種頹廢教師的關心程度比起來……」
「你、不過就只是順帶撈到好處的陪襯品!」


學長說完後,
轉頭對著水月用著溫和的聲音繼續說著,那變臉的速度之快堪稱一絕。


「水月……學弟,不用太在意那個學妹的話,跟那些比起來我比較在意的是學弟你」

本來想直接叫名字的但是水月的表情還是讓他中途改了口。


這學長憑甚麼……
憑甚麼這麼說子楓跟老師!

柳水月壓抑著自己的怒氣,悄悄的握緊了全頭後又放了開來。


接著他用著冰冷的口氣說道……


「學長的好意我心領了,跟剛剛說的一樣我喜歡強韌的人!」

他一點也不在意這學長偷溜出學校做了甚麼風流事蹟,
只要是說他周遭人壞話的傢伙他一個都不想了解!

他把話一說完,水月就對一旁的墨涵開口……


「我們走吧!」


柳水月學長說不想跟不夠強韌的人來往,
和渣渣學長說的陪襯品......稍稍刺到了墨涵。

她陰沉著臉,
稍稍鬆開了柳水月學長的手臂,跟著學長準備轉身離開。


「等一下——!」


學長受不了被拒絕的打擊,於是整個人衝了過去,
目標竟然卻不是水月而是————墨涵——!!


「學妹危險——!」


當下水月衝到反應不過來的學妹的身後,
很快速的將不自量力衝過來的學長一腳踢到地上吃泥土。\


「有夠卑鄙的!」
「所以我才說像你這種愛牽連他人,內心不夠強韌的人實在是不想來往啊!」
「哪天被捅了一刀都不知道,人就掛了!」


可惡、說子楓跟老師的壞話後,居然還想對自己周遭的人動手!

可惡、可惡!
怒上心頭的柳水月下手自然就不分輕重了起來。


『就這樣……我會讓這種傷害水月的渾球都消失……所以……』


剛剛……有甚麼聲音?
那是在……說些甚麼?

等他回過神來,
自己已經將對方打得鼻青臉腫、口齒不清了……


「你說的……強韌不是指……能力方面嗎……」


學長受了那一腿的衝擊趴在地上,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


「如果我覺得外表的強韌很重要的話,那我就乾脆選擇獅子不就得了,百獸之王耶!」
「……還有能力是可以培養出來的,跟有能力的比起來……」
「我更喜歡願意努力的人,但是我想你這個膚淺的傢伙是不會懂得!」


「學妹我們離開這裡吧……」


這一次他是真的不同情這男人了,還不如趕快離開這裡。

theme : 小說創作
genre : 小說文學

tag : 企劃活動 過往 日常 ZEEP

Secret

噗浪貼

歡迎搭訕~
本噗 角噗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網站推薦連結圖貼